公公給我請來的保姆,原來是----

推薦人: 來源: 原創 時間: 2021-04-16 16:12 閱讀:
  一、公公給兒媳請了個保姆

  曉馥要生了,丈夫在省城工作,婆婆早就歿了,家里就只有她和公公,咋辦——

  她正打算去家政公司請個保姆或者月嫂,沒想到他公公竟然領回一個農村老太太,說是為她坐月子請來的保姆。曉馥一看心里就不舒服,“爸 !這老太太怕是有七、八十歲了吧!能照看我坐月子?指不定還得我來照看她。” 那老太太看到曉馥一臉的不高興,沒等他公公發話就搶著說道,“妹仔,我們農村人出老,沒你說的那么多歲,就六十多一點。”那老太太把胸膛輕輕地拍了拍 “你看看,我這身子骨多硬朗,能做事,保證能侍候你坐月子,要不你先試用幾天——”曉馥看了一下這老太太,樣兒雖然有些老氣,卻是身板硬朗,動作利索,再說也不太好讓公公面子上過不去,“好嘛,那就先試試看。”

  曉馥雖然嘴上同意試試了,心里頭還是大大地不愿意,她不說話了,倒在沙發上睡了。待她醒來的時候,覺得身上有種暖暖的感覺,而且精神也好了許多。當她蹭身起來的時候,才發現身上蓋了一床薄薄的保暖被。平時睡在沙發上打個盹小憩一會,是沒蓋過啥東西的,就是公公也沒給她蓋過,所以平時醒來,總覺得一身都涼颼颼、緊繃繃的,還顯得有點兒僵。她正在想,‘我平時小睡一會時,咋就沒想到要蓋點什么——’

  還沒等她把這事想明白,那老太太就給她端過來一碗荷包蛋,她接過那碗,再看了看端送荷包蛋過來的老太太,似乎想明白了,她臉上露出了笑容,“老人家,這被子是你蓋的?” “別叫我老人家,我姓姜,如果不嫌我托大,就叫我姜媽。” “姜媽你真好!” “這是保姆該做的,好了,你也別說了,快吃碗里的東西,一會就涼了。” “姜媽你就留下來,我不用試了。” “真的?那我就可以為你們盡一點心了——”

  二、她不是保姆,她就是我奶奶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  “盧漁,你奶奶咋還不來接你?” “會來的,我奶奶那么喜歡我,會不來接我?” 學前班的其他小朋友都被家里來的人接走了,唯有盧漁還沒人接,老師就守候著他一個人。等得久了,那老師也有些著急,她雖然也想早一點回家,可是孩子們沒被全部接走,老師是不能先走的——

  最后等來的是盧漁他媽,老師目送著他娘倆走了之后,也回家了。

  “媽,今天怎么是你來接我,奶奶——” “姜奶奶家里有事回去了。” “姜奶奶?” “她不是你的奶奶,她姓姜,是我們家的保姆。” “她不是保姆,她就是我奶奶,她去哪兒了,你們得去把她找回來,不然,晚上誰和我睡?” “媽和你睡呀。” “你和我睡,你會給我講熊家婆的故事嗎?” “我會,我還會給你講狼孩子的故事——” 曉馥嘴里回答著兒子,心里卻是酸酸的,姜媽走了,她雖說也有些不舍,但必竟走的是個保姆,可是兒子對那個保姆奶奶的親密度,卻是遠遠地超越了自己這個親媽,想到這里她似乎有點兒傷心,臉上好象還掛了幾滴眼淚。兒子看到他媽難過的樣子,也有些不忍,“媽,你別哭呀,我晚上跟你睡就是了。” 曉馥聽到兒子說的話,心里才得到了點兒安慰,“兒子我是你的親媽,姜奶奶雖然對你好,但終歸不是我們家里的人——”

  這娘倆在說話的時候,她公公在一旁聽,當他聽到,‘——姜奶奶雖然對你好,但終歸不是我們家里的人。’時,心里便不是滋味,“曉馥哇,姜媽在我們家幫了你五年,你還拿她當外人,你兒子都當她是親奶奶了。” “可兒子是我生的——” “那你又有多少時間和兒子在一起?你認為你在兒子眼里不如姜媽,在我眼里你對姜媽的感情還不如你兒子呢!” 他公公說完便去抱著孫子,“你那么喜歡奶奶,隔段時間我就去把她接回來。” “接回來后她還走嗎?” “你愿不愿意她走呢?”“當然不愿意!”“你都不愿意她走,那我們就不讓她再走了——”

  三、她不是來打工的

  曉馥她公公盧老漢,去了趟從前當過知青的地方,還帶回一位老嫗,那老嫗的樣兒還病怏怏的。

  來開門的是他兒子盧家旋,“你經常都說你公司事多,忙,今天咋有空回來?” 盧家旋聽到盧老漢問后,回答道,“我聽曉馥說你今天要從鄉下回來,特地從省城趕回來看你,看你老人家好不好。” “還算你有點孝心。” “你老過獎了——” 這爺兒倆有些逗。

  陸家旋正待要問,和他爸一道進屋來的那位老太太是誰,他兒子盧漁就迎了上去,“奶奶你回來了?” 兒子這一問,他便把這老太太打量了一下,“你不就是在我們家當過保姆的姜媽嗎?怎么就病成這個樣子,不是我兒子叫你,我還沒認出來。” 那老嫗收回了正在撫摸小盧漁臉蛋的手,有些尷尬地說,“讓你見笑了!” “見笑,見什么笑,你看你都這樣子了,還到我家來,是不是還想給我們打工當保姆?” 盧老漢聽了這話很是氣憤,“她不是來打工的。” “不是來打工的?難不成是養老的?” “對,就是養老的。” “誰養?” “我沒要你養,我那點養老金還夠兩個人用——” “我說你老爺子怎么能胳膊肘往外拐,你有多余的錢也該拿出來養孫子,怎么就拿去養這個生了病的保姆?” “那姜媽把手從盧老漢牽著的手中掙脫開來,“還是讓我回去吧!”盧老漢又去把那掙脫開的手拉了回來,還攥得緊緊的,生怕她又掙脫掉了。盧老漢氣憤極了,“你這個不——孝——的東西——”

  正在陸老漢氣得話都說不出來的時候,兒媳曉馥回來了,她一進屋就看到了,看到兒子盧漁緊挨著公公用手拽著的姜媽,還有一旁帶著不滿情緒的丈夫,她心里好象有些明白了,一時間她也不知道該怎么辦,她不知道該幫公公,或是該幫在丈夫。

  四、你別給我談錢

  “爸你還是跟我們回家吧,你住在這里離我們也太遠了點,要是生了病,我們一時還趕不來——” “遠!你們就別來,我生了病有你姜媽管著。” 盧老漢很不屑地回答他兒媳曉馥,曉馥還沒回話,兒子盧家旋就給他爸硬懟上了,“她都在生病,管得了你?” “管不了,也沒你們啥事。” “爸,你還是跟我們回去吧,這地兒離城里太遠,連醫院都沒得一個,生了病真的不好辦。” “有啥不好辦,你姜媽家祖祖輩輩都生活在這里,不是 也都過來了。還有我,從前也在這地兒當過幾年知青,現在還不是活得好好的。” “那時候你年輕,身體好,扛得住,現在不同,人老了,病多了,是需要離醫院近一點的地兒住才方便。” 盧老漢好象覺得兒媳的話也不是沒有道理,口氣便軟了下來,“那你得讓我帶上姜媽。” “那不行,我們對她沒責任。” “沒責任——”盧老漢的衣服被姜媽扯了扯,他看了看病中的姜媽,很不滿意他兒子的說法。“就算你們對她沒有責任,可她給你們帶了恁幾年的孩子,你們對她就一點都沒有感情?” “她帶孩子,我們是給了錢的。”這話又是盧家旋說的,老漢的氣一下子就上來了,“你別跟我談錢。” 說完便去里屋拿出一張銀行卡來,他把那卡啪的一聲拍在了桌上,“這就是她給你們當保姆得到的錢,全在這卡里,她還叫我給保管好,留給你兒子以后上大學。”盧家旋有些不信,“她,一個保姆,還能留錢給我兒子上大學,我不信;再說,那卡里又能有幾個錢?。” “那卡里有二十萬,你要不信?打電話去問問, 要不直接去銀行查查。”盧老漢說得十分認真,也很氣憤。盧家旋沒多說了,但顏面上還是顯得不信。他在想,這事就算是真的,那老太太又圖的個啥?一旁的曉馥對這卡的事,雖然沒多說話,心里想的也和她男人盧家旋想的是一個樣,很想知道原因。

  五、你是她親兒

  “爸,查不查這卡里的錢,根本就不重要,我不太理解的是姜媽為啥要這樣做?”盧老漢還沒回曉馥的話,盧家旋就接上了,“就是,一個外人,會把辛辛苦苦當保姆掙來的錢,留給小主人上大學?” “是呀!爸你說呢!就算她喜歡你孫子,要打賞點什么的,也要不了那么多。” 盧家旋馬上又接著道,“她能給你孫子留那么多的錢?除非她是你孫子的親奶奶。” “你說對了,她就是我孫子的親奶奶。”盧老漢實在憋不住了,他顧不得姜媽的多次阻攔,終于說了出來。小盧漁聽到這話并不稀奇,他本來就當她是親奶奶。可盧家旋一聽這話便有些驚詫。“她是你孫子的親奶奶?那我——” “你是她親兒子。” “不對,我親媽不是死了嗎?” “這才是你的親媽,死的那個是你繼母。” “繼母?這是咋回事?就算她是我親媽,爸,你得給說說——” “是呀,爸你就給他說說嘛——”

  六、盧老漢和姜媽

  盧老漢叫盧環勤,年輕時在玉屏鄉當知青時,性情有些孤僻,不善與人交往,幾個強勢點的知青時常欺服他,惡搞他:

  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你給我出來!” 盧環勤開門一看,又是那幾個‘強勢’,還帶著一條惡犬。盧環勤從小就怕狗,他轉身進屋,還沒來急關門,那狗就撲上去咬住他的小腿,痛得他大聲地叫了起來,幾個‘強勢’看到后,便是一陣好笑,那狗也沒罷休,它咬著他的小腿直往外拖,他也繼續痛著、叫著——

  忽然間來了一位姑娘,她手里操著一根擔稻草的竹扛,她舉起那竹杠,朝著那狗便打了下去。那狗這才松了口,負著痛逃回到幾個‘強勢’的身邊。這幾個‘強勢’伸出手來,想要對這姑娘動粗,不過馬上又把手縮了回去,因為他們看清了這位,站在盧環勤身前并護著他的姑娘,竟然是姜隊長的女兒姜夙媛。于是只好不甘心地走了——

  ——————---

  后來姜夙媛和盧環勤兩人喜歡上了,再后來,就結了婚,不久又生下一對龍鳳胎。就在這時,姜隊長卻因事問責。姜夙媛怕盧環勤在回城問題上受到影響,便主動提出和盧環勤離了婚。

  盧環勤回城后只帶走了兒子,再婚后女方不能生育,便把這兒子視為了親生,這兒子也把她當成了親媽。

  七、團圓

  盧家旋聽完后,哭著走到姜媽身邊跪了下去,“媽,這么多年來你受苦了,你對我們的好,我還認為是給了你保姆錢,才換來的。是我錯了,兒子不孝——” “媽我也錯了,你對我、對我兒子、對我們一家都那么好,我卻沒心存感謝,我和你兒子都愧對你了。”

  盧老漢見到兒子兒媳說完后,也接著說道,“你們只要不阻攔我帶她回家,就啥錯都沒有。要說有錯,就我一個人才有錯,我讓你媽在鄉下,獨自一人帶著你妹妹,受了不少的苦。聽你媽說,你妹妹在外面經營服裝,生意還不錯,我們還沒見過面,也不知道她會不會認我這個爸,我也對不起她呀!”依在盧老漢肩背上的姜夙媛寬慰著盧老漢,“別怕,我會讓她認你的。”老漢聽了后這才放下了心。

  曉馥拉過兒子,要他和自己一道給婆婆跪下磕頭,那兒子卻不愿意,“你們都對不起我奶奶、都有錯,該給她下跪。就我不該,因為我沒有錯,我一直都喜歡我奶奶——”盧漁這話一說,一家人都覺得他說得對,并給他豎起了大拇指,“乖兒子!” “乖孫子!”
美文網微信號:mw748219,鼠標移到這里,一鍵關注。

本頁面《公公給我請來的保姆,原來是----》的轉載信息

本頁標題:公公給我請來的保姆,原來是----

本頁地址:http://www.zishahushe.com/meiwen/13952.html

轉載請以鏈接標題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處,謝謝!

美文網 歡迎你再次來訪!

發表評論

點擊刷新

本站為防止低俗內容出現,用戶的評論需要經本站審核才能顯示出來!

點點更健康

贊助推薦

#第三方統計代碼(模版變量)
超caopor在线公开视频,超97在线视频免费公开,超prorm在线成免费视频